废弃物当宝物,牧场到航太厂都镀金

废弃物当宝物,牧场到航太厂都镀金

养猪也能和洁净画上等号,屏东的中央畜牧场及彰化的汉宝牧场,利用猪排泄物製成沼气发电,让废弃物转成白花花的钞票,沼气发电成为最名副其实的「再生能源」。不只农场有商机,连航太大厂汉翔都积极抢进。

一天产 4,000 度电  还能免费送台电
中央畜牧场  把猪粪变黄金

「洁净」和「猪」,终于划上等号了。在屏东麟洛乡的高速公路下,窄小的乡间道路尽头,安静地像寻常的乡下人家,看不到躁动的猪只,也听不到急促的猪叫声,连空气中都没有难闻的猪粪尿味,但其实这里养着超过 2 万 5,000 头猪,数量在屏东县数一数二。

在中央畜牧场里的这两万多只猪,住在水帘式的猪舍里,密闭的室内能隔绝蚊虫叮咬、鸟类的传染病,减少病菌。穿上隔离衣裤、套上靴子,进入第一间猪舍,里头比刚下过雨的室外更凉爽,空调显示着摄氏 26 度,每只猪妈妈旁还有供小猪保暖用的黄色照灯,这些电力都是来自猪只自己排泄物所製造的沼气,名副其实的「自己的用电自己发」。

包括动物粪尿、垃圾等废弃物,都会因细菌分解有机物而产生甲烷、二氧化碳、硫化氢及其他微量气体,这些就是组成沼气的主要成分,若没有经适当处理,其中甲烷造成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 25 倍,是地球暖化的元兇之一;但其实甲烷也正是热能的来源,经纯化后,热值可以和天然气相比。只要养猪未来仍是台湾重要的畜牧业,只要人们持续有生产活动产生垃圾,沼气也会源源不绝,是台湾目前的六大再生能源之一。

自产自用  年省近 300 万元电费

「我们养猪的最困扰的就是猪粪水的问题,每次环保局来抽查水质,压力有够大的!」中央畜牧场场长苏鹏晒得黝黑的脸、堆着憨厚的笑容解释,因为牧场二十多年前做的污水处理槽,功能渐渐减退,他一直担心废水排放标準会愈来愈接近不合格边缘,于是狠下心来,一次砸下 4,000 万元,重新投资污水处理的厌氧槽,同时增加沼气发电整套设备。

「因为要改善污水,想说如果能拿来发电也不错,也不会亏钱啦,只是要再买发电机和一些设备。」在中央畜牧场里,因为要做沼气发电,猪粪尿都在一站一站的管线、槽体里流动。往前走到下一间肉猪猪舍,特殊高床式的设计,猪只的排洩物会往低处流,经收集由管线送到能容纳 1 万吨、2 层楼高却完全密闭的厌氧槽里发酵,产生的沼气输送到楼上大红色的集气袋收集储存,之后再送至脱硫设备脱硫,并经过将水分杂质过滤掉的前处理,最后送进汉翔製造的 3 台共 195 KW(1 瓩等于 1,000 瓦)发电机里,一天就能产生 3,700 到 4,000 度的电。

售电得多缴税  一点诱因都没有

其实早在 20 年前,苏鹏就曾採购发电机想做沼气发电,但因为当时没有脱硫设备,猪粪里的硫化氢会腐蚀发电机,机器没多久就坏掉。后来是导入台大动物系教授苏忠桢发明的生物脱硫技术,才让苏鹏这次的尝试能成功,虽然没有拿政府的补助款,却成为政府最好的宣传教案。

一天 24 小时,牧场里的沼气不断持续发电,苏鹏都是自产自用,并没有卖给台电;每到晚上,猪舍后方的饲料厂休息,猪舍需要电力不多,中央畜牧场就将电力併入台电电网,一天免费送给台电的电力超过 1,000 度。「我们没有和台电签约,一度如果算 3 元,我们一天都送他们好多钱耶!」苏鹏笑说。

因为中央畜牧场 2011 年建置沼气发电时,当年能源局订下的沼气趸购电价一度电仅 2.18 元多,到 2013 年建置完,趸购电价也不到 3 元。「我向台电买电,一度要 3 元,卖台电才 2 元多,这怎幺对?」

而且有了售电收入还得多缴税,苏鹏怎幺算都不划算。

供应牧场加饲料厂一天所须的 2,600 度电,一个月能少付台电二十多万元电费,一年下来省下近 300 万元,还能一併解决他最头痛的污水处理问题。只不过,若不含厌氧槽,他初期投入了约 2,000 万元,加上这些年必须负担的保养费、引擎更换等及设备的维修费,根本很难回收。「我对曹主委(农委会主委曹启鸿)说,如果真的要推广,一度电 3 块多,一点诱因都没有,」苏鹏说。

把沼气发电生意做到马来西亚
汉翔发电机  帮畜牧业赚绿金

目前,台湾养猪场投资沼气发电,除了中央畜牧场,规模最大的就属位于养猪第三大县彰化的汉宝牧场。在汉宝牧场里,插着 3 双缓缓转动的小型白色风机,猪舍屋顶和地面都架设了太阳能板,但整个牧场里发电量最大的,还是来自一百多栋猪舍里、近 4 万头猪所产生的沼气。

其实和中央畜牧场一样,早在 20 年前,汉宝农畜产董事长陈修雄就开始尝试製作沼气;因为地处彰化靠海的芳苑,冬天风大又冷,他将经厌氧处理后产生的沼气取代瓦斯,在冬天以沼气灯帮小猪保温:陈修雄还到高雄向拆船业者买二手的船用引擎来改造,想做沼气发电。

很有商业头脑的陈修雄,也曾和做碳交易的公司「南极碳」谈过,想将透过沼气发电减少的碳排放量,拿到欧洲做交易。只是目前政府的步伐都走在他之后,让陈修雄的尝试都不算成功,有些沮丧。

和中央畜牧场不同,汉宝牧场沼气所发的电,每度以 3.25 元卖给台电,但陈修雄精算,包括发电机、脱硫塔、各种管线及储气袋等投资以及未来 10 年的保养维修费用,平均一度电的成本是 4.75 元,因为觉得自己不算成功案例,让陈修雄始终婉拒所有採访。

「重赏下才有勇夫啊!」沼气发电规模比中央畜牧场更大的陈修雄叹口气说。

今年,新签约的沼气趸购电价涨至 3.92 元,为了让更多牧场有将「垃圾变黄金」的诱因,陈修雄向政府提了建言书,希望发电容量在 100KW 以下的牧场,一度电能以 6 元收购;100 到 500KW 的牧场,则以 5.5 元收购,和太阳能一样分级。他甚至吁请政府成立碳权交易所,为业者创造多重商机。

汉宝牧场倡议  採分级收购电价

8 月中,研发製造飞机及零件的汉翔董事长廖荣鑫,也走了一趟汉宝牧场,这已经是他第 3 次来到汉宝,他自己一边和陈修雄讨论发电机可以如何增加发电效率,一边也变身为牧场主人,为记者解释牧场设施以及沼气发电的流程。

因为中央畜牧场和汉宝能让沼气能转化成钞票的发电机,都来自汉翔。「台湾只有 3% 的猪场有做沼气发电,97% 都没做,估计产值差不多 100 亿元,这还没有计算牛、鸡或是厨余等废弃物耶!」廖荣鑫说。

汉翔还把沼气发电的生意做到出国比赛。马来西亚是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地,有非常庞大的沼气发电潜力,今年 2 月,汉翔帮当地的 KKSL 棕榈厂建置沼气发电系统,还负责工程设计、试运转、现场接收测试及后勤维修等。虽然沼气的发电设备目前只占汉翔营收的 0.5%,但,「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棕榈油厂有一千多家,我们只要努力抢得到 3% 的市场,就比现在汉翔营收还大了。」军人出身、个性豪爽的廖荣鑫,对沼气发电的潜力也估得相当豪气。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