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@搬运工:毛泽东于1956年提出“大鸣大放,百家争鸣”,鼓励群众给中共和政府提意见,帮助中共整风。但是,毛泽东面对越来越多批评的言论,认为这些言论将危及中共的领导地位。于是违背承诺,在1957年展开反扑行动,这即是后来所谓的“反右运动”。而在1957年6月14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一篇题为《文汇报一个时期的资产阶级方向》的社论,据说这是毛泽东亲笔撰写的,社论提出“让大家鸣放,有人说是阴谋,我们说,这是‘阳谋’。因为事先告诉了敌人:牛鬼蛇神只有让它们出笼,才好歼灭他们,毒草只有让它们出土,才便于锄掉。”

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@文史女教师:57年毛指示: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戴煌提出反对“神化和特权”:我们的光明和伟大被过分夸大地宣扬了,而黑暗和腐朽则被偷偷地掩盖了起来。当人民看到事实真相之后,惊慌和失望的程度就会更大,从而会愤怒地悔悟到自己受尽了别人欺骗。其言成为“罪证”,戴煌成为右派,劳改近20年。(1955年在越南採访的戴煌,戴帽者为胡志明)

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费孝通写完《知识分子的早春天气》后,準备真正的走合理的改造道路,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被打成了右派。晚年他回忆说:“我没有想到,我当时红得发紫。所以宣布我是右派的时候,我大哭了一场,大笑一场,解决了,我懂了,历史是怎幺一回事情。”(1957年费孝通回到儿时读书的苏州吴江县雷震殿小学)

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@zhutiantian:原来大舅爷爷是粮站站长,大跃进的时候开会说了一句“今年这个产量数据增长率太高了有点不太对吧”,被扣上了右派帽子,丢了工作,每天被罚扫大街,扫了几十年。

内定右派遭遇空难批判改成追悼!

@北陈徒手:以前印象中似乎钱锺书先生逃离政治,少谈政治运动。昨天听一位文学所老人忆旧,他说,有一回钱先生私下跟他们叙说往事,其中说到58年文学所斗争郑振铎,在会场横幅上写着“批判郑振铎同志大会”,只等着郑出国访问回国后使用,想不到飞机出事,郑遇难,那条横幅上只改了两个字,“批判”改成“追悼”。????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