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500元‧淫媒抽50%‧少女溜出校援交

一次500元‧淫媒抽50%‧少女溜出校援交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2日讯)13岁郑姓少女援交事件遭揭露后,她坦言,她是在上课期间离开学校,并由淫媒接送到校外,与年龄介于20至50岁之间的男子进行“援交”交易。少女每次援交的收费约为500令吉,不过,淫媒抽取50%,即约250令吉作为“仲介费”。目前还在就读中二的郑姓少女说,淫媒一般会在学校放学之前,把她送回她所就读的国民中学,然后,她就若无其事地继续上课,直至放学时,再由家人接回家,有时则是自行搭学巴回家。她披露,淫媒是利用少女缺乏家庭关爱的弱点,诱惑少女进行援交交易。日接7客人“我们每天大概会接6至7个‘客人’,对象多数是年龄介于20至50岁的男子,且以华裔居多。”由于每次接触、安排及载送少女进行“援交”者都是不同的人,因此,相信操纵少女卖淫的不法集团是一个规模不小的组织。据悉,郑姓女生早前因为频频旷课,而遭校方投诉,过后,其家人即为她转校到蒲种一所国中。这所国中的学生人数超过1600人。“这所国中的中二班共有7个班级,但只有前3班在上课,我是第五班,我们的老师都没有教书,听说后段班级的情况更糟糕。我的位子就在窗口旁,楼上曾有人丢椅子下来都没人管。”这名未成年少女在叙说自己的遭遇时,语气和神情镇定,显见她清楚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,但似乎并无悔意。魏家祥惊讶促彻查教育部副副部长魏家祥听到13岁少女在上学期间偷溜出学校进行援交交易一事时,第一个反应是:“嗄?有这样的事?”他对此事的发生感到惊讶万分,并表明他将马上指示雪州教育局彻查此事。“我会要求学校呈交一份报告以说明校园纪律问题,包括是否有学生涉及援交及吸毒活动。”教局:学校或遭降级雪州教育局一名不愿具名的发言人指出,若13岁女生在上课期间离校援交的事件获得证实,该学校的失职教师将会受到纪律处分,该校则会被降级。“至于学生方面,若此案件已被列为法庭案件或是女生家长已向警方报案,教育局将不会自行彻查此事,而是在当局证实事情的来龙去脉,或是法庭下判之后,教育局才对学生採取行动。不过,我们所採取的行动的最终的目的仍是希望改正学生的思想,协助他们改过自新。”不过,他强调,一切还须交由教育部属下的学生事务单位作出决定。副校长:女生说法不足信蒲种一所被指有女学生在上课期间外出援交,以及有学生在校园内吸毒的国中的女副校长说,她对此事感到极度震惊,而校方从来都不知道这回事,所以,校方需在调查后才能採取进一步行动。“不过,这一切都只是那名女生的单方面说词,至今仍无证据证明有学生在校园内吸毒。那名女生很可能是信口开河,所以,她的说法不足为信。”她指出,校方非常重视学生的出席率,且每天都会记录学生的出席率,若有学生连续3天在没有呈交医药证明或是家长书信的情况下缺课,校方将会发信通知有关学生的家长。不过,郑姓少女之前曾说,即使她7天没有到校上课,校方也不曾对她採取任何行动。“校门也有守卫看管,上课期间,学生根本无法自由进出学校,除非是学生的家长申请接孩子出校。校方也绝对不可能允许陌生人把学生接出校外。”她不排除郑姓女生是翻墙离开校园,不过,她说,校园的围墙很高,女生要翻墙外出并非易事。友人劝告回家郑姓少女于农曆新年初三再度离家出走后,因受到朋友的劝告而于週二下午2时许回家。少女的母亲麦女士说,她对女儿性情变好,而且愿意回家一事感到高兴。“女儿只说,她在失蹤期间暂住友人住家,但她却不愿意透露更多详情。她很少跟我们谈天,她和朋友聊天还多过跟我说话。”她披露,她是在接获母亲的电话通知后,才知道女儿已经回家的消息。“我希望我和女儿之间往后可以多加沟通,藉此促进彼此的感情。我也将会更加关心女儿。希望女儿在进入感化院后,能好好的唸书。”她指出,她之前也曾想过把女儿送入改造所,但因其母亲捨不得而作罢。“不过,我这次已下定决心把她送到感化院。我宁愿她现在恨我,总好过她以后做非法的事情,她现在只是顽皮,并不是故意的。”不住外婆家去哪读书皆可郑姓少女在等候出庭期间,一再表明她不愿住在蒲种外婆的住家。“只要不住在家里,去哪里读书都没关係!”当记者告知她将会被送入感化院的消息时,她也没有流露意外的神情,似乎早已有所预料。目前与外婆及舅舅同住的她,从小由外婆照顾,由于她不满父母在数年前离异,以致她和母亲的关係长期不和睦,而她们母女两人週四在法庭也少有互动。少女披露,她对唸书没有兴趣,而她原本只打算多读几年书,等考完PMR后就外出找工作。“即使是去百货公司当售货员也没关係,我只是不想待在家里。”不过,她由始至终都没有透露她不想待在家里的原因,她只是说,她不想在家里无所事事。“我现在没有手机,之前的手机又被没收了,我也不想上网。”据了解,郑姓少女就读华小时成绩不错,并在UPSR考试中考获2A3B2C的成绩,直到升上国一后才逐渐出现偏差行为。此外,蒲种区公共服务及投诉中心主任关志庭说,不法分子常诱惑缺乏家庭关爱或来自单亲家庭的少女进行援交交易。“不法份子通常都会佯装关心那些少女,然后再藉机利用她们。”警:若报案将调查至于警方,又会採取怎样的行动呢?针对13岁少女涉及援交活动一事,沙登警区主任阿都拉萨警监说,若该名女生向警方报案,警方将着手调查此案。不过,询及与该名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嫖客会否受到对付的问题时,他指出,警方不能单凭一些未经证实的说词来採取行动。“如果该名女生报警,我们将会把她送到医院进行体检,并需等待体检报告出炉后,才能决定是否提控这些嫖客。”少年法庭批准送感化院少年法庭已批准郑姓少女的母亲的申请,并发出临时庭令,以便把郑姓少女暂时送往甘榜班登的少女感化院观察一个月。少女的母亲麦女士说,她本身无法看管孩子,所以,她决定寻求隶属妇女部的社会福利局协助,并暂时交出女儿的监护权,而其申请也已获得少年法庭推事诺阿菲达批准。由于郑姓少女尚未成年,媒体被禁止进入少年法庭聆听审讯,随着法庭发出临时庭令,郑姓少女从即日起被送往甘榜班登少女感化院长达30天。负责此个案的社会福利局官员披露,该局官员将观察郑女的言行举止及给予一些初期辅导后,才决定下一步行动。他说,他们把郑佩珊安置在甘榜班登少女感化院,主要是为了断绝她和外界损友的联繫,若未取得监护人的同意,少女也不能自行离开该院。“完成30天观察期后,社会福利局或会把她送往马六甲少女行为改造学校(Tunas Bakti),一般问题少女可在该寄宿学校生活长达3年。”一旦进入上述由社会福利局监管的学校,少女将不能自行离校。如果少女行为良好,则可能获准提早离开学校。‧2012.02.03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