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港府实行的《禁蒙面法》激起全港18区民众在4日上街抗议后,週六(10月5日)港人响应「全民蒙面」号召,再次走上街头进行反极权抗恶法的大游行。儘管该游行并未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(出于对港府及港警的不信任),但街头上聚集了毫不畏惧的民众,「香港人反抗」成了当日最强的声音。

我们只是争取原本所拥有的权利

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2019年10月5日,一位游行的市民和理非说:「我们再不走出来的话,香港就会变成跟内地一样了,这是我们香港人很不想见到的。」。

一位称自己名为和理非的游行市民,向记者表述了自己为什幺要选择走出来抗议。

「这条法例是完全不合理的。如果要做这条法例的话,为什幺只是对市民?警察为什幺可以继续蒙面?不给我们看委任证?」她说。

「没号码(警号)之下也可以出来对香港人,对示威者做出这幺粗暴(行为),现在还开真枪。」她继续说道,「有个小朋友中了真枪,很多(现场的)直播已经播了出来,他只是拿着一只白色的胶管,警方可以说他拿着铁管,警方开记者招待会说他(学生)拿着铁管。香港人真的不能接受一个这样的政府,这样的警队,一个每天出来说谎的警队。」

市民和理非说:「我们这幺多人,几百万人,每个星期都走出来跟他们说我们有什幺诉求,我们想怎样做,但是没有人听,政府完全不理我们的诉求。」

「我们只是争取一些很合理、香港人本身已经拥有的(东西),我们真的没有多要的,也没有说要港独。但是,现在却逼我们香港人去到没得退的地步。」她痛心地说,「连几十岁的老人家,七八十岁的我都见过,推轮椅的也有,小到两三岁的(孩子),父母也要带他出来。为了什幺?就是为了要『一国两制』赋予我们的权利;但现在最基本的集会权、游行权,我们都已经没有了。」

她说:「我们再不走出来的话,香港就会变成跟内地一样了,这是我们香港人很不想见到的。」

「(这些年来)我们香港人为内地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,现在(的情形就)好像我们什幺事都没做,我们(在)拿一些我们不应该得到的东西。我们真的接受不了,所以我一定要走出来。」

对于走出来就有可能会被抓的问题,市民和理非表示,「我们不可以让那些年轻人自己站出来。我不介意会被抓这件事,现在那些青年人已经都到了遗书放到口袋里的地步了,我们这些和理非,还不站出来的话,我们真的对不起自己,对不起这些年轻人。」

只要一日有集会游行我们都去!

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2019年10月5日,香港民众发起港岛游行,从铜锣湾SOGO起步到中环遮打花园。抗议《禁蒙面法》。图为银髮族李先生。

市民李先生对林郑和港府的做法很愤怒,他表示要跟他们斗长命,有一日游行,有一日集会,我们都去!更不会怕这个《禁蒙面法》。

「我们又不是去破坏,我们出来想告诉林郑和港府,他们的做法是全香港绝大部分人都不会认为是一个好的管治方法。」李先生说,「我现在就想用曹植的诗告诉林郑:『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』,林郑,你『相煎何太急』啊。如果她能够改邪归正,我相信她还有好日子过,如果不是,我想她这一世,都很难有安乐饭吃。」

不过李先生认为林郑已没有改邪归正的机会了。他说,「这个人自大、自傲、自以为是,死都不肯认输,其实她有很多机会,是给她改的,她不改。6.12之后是一个机会,前一阵子,7.21那时,都还可以藉着那个机会去改的,但是她不改。没办法。」

「她最初的时候就好大喜功,觉得自己是很能干的,所以她就跟立法会想过那条(送中)法例。哪知道引发香港人很大反感,200万人出来,那她就缩到一边,然后才说,延迟法例,还好香港人不会随随便便信这些语言伪术。我们知道她是魔鬼再世,她一天不在立法会里去撤回(送中)条例,那就根本是在骗人。」

我们香港市民不喜欢人治

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2019年10月5日,63岁来自天水围的彭女士表示,香港市民不喜欢人治。

63岁来自天水围的彭女士表示,香港现在变成这样的罪责在于港府和共产党。

「那些高官与共产党、黑社会合在一起,是专门要弄死我们香港人。(他们)就是不想一国两制,要一国一制,专制。」她说,「(他们)就是不用法治,用人治。简单说,我们香港市民不喜欢人治。」

彭女士表示受不了那些警察无分别地打学生,想出来保护年轻人。

她说:「警察开枪了,我不怕。够胆就射我们老人家,不要射这些年轻人,年轻人全是精英。」

香港人所有的自由都被剥夺了

10.5港人再上街抗恶法怒吼香港人反抗

2019年10月5日,一位带2个孩子一起游行的爸爸说:「港府剥夺了我们所有表达意见的自由。」。

游行的队伍中有不少带孩子同行的市民,记者访问了其中一位带有2个孩子的爸爸。

这位爸爸表示,2个孩子一个5岁,另一个快7岁了,他们都有参加一系列的游行,连没有不反对通知书的游行也参加过。「早一点让他们见识一下,因为未来20年可能都会是这样的。迟早都要面对的,不如早点让他们知道。」

孩子的爸爸对于港府实施《反蒙面法》很生气,他说自己昨天下午和晚上都有上街抗议。

「我觉得它剥夺了(我们)所有的自由,所有表达意见的自由。我自己带个面具有什幺问题呢?我不觉得有什幺问题。」他说,「我们不是在做犯法的事情,我们是想表达意见,因为你(政府)真的不听,撤了一条法例,但又製造了另一条法例。又说不知道什幺时候撤。」

孩子的爸爸认为,重点不是《反蒙面法》,而是那条《紧急法》。他说,「因为完全是(绕)过了立法会,之后港府可以做很多事情。你看这次《反蒙面法》也就是24小时、还是12个小时,我记不清了,很短时间就决定了。那之后,它要做什幺都可以了,《紧急法》随时都可以做了。这对记者和急救人员会影响很大。这个是最主要的。」#



相关推荐